追古樹被砍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何偉傑
  蘿崗大批古樹被砍一事受到社會廣泛關註。昨日,蘿崗區政府聯合區農水、園林等相關部門約見市政協委員韓志鵬。韓志鵬表示,在約談中,蘿崗區園林部門承認在本次事件中存在監管失職,並承諾會保護好擬建保障房區域內現存的古樹。但這也意味著整個保障房項目規劃未來很可能面臨調整,因而遭受到的損失和影響或將不可估量。
  蘿崗區園林局:古樹管理確存在疏漏
  “即便不是古樹也是大樹,為何不報主管部門審批?”、“既然已被納入古樹名木,為何不見古樹掛牌保護?”、“年初即已確定為古樹,為何9月還‘批前公示’?”……此前,蘿崗區政府就此次古樹被砍作出情況通報。但記者發現該通報中仍存在諸多疑點無法解釋。昨日,羊城晚報記者就上述疑點向蘿崗區農水局和蘿崗區園林局追問。但截至發稿時,仍未收到兩個部門的回應。
  對於記者提到的疑點,蘿崗區園林局相關人士坦言自己也明白,但要說為什麼卻“很難回答”。“雖然市裡面有相關法律法規,但實際落實要村裡去走這些報批流程,難度比較大,我也承認在(古樹)管理上存在漏洞,我們也想努力,但力不從心”。此外,該人士表示,市級層面園林部門是林業跟園林結合,但到了蘿崗區兩者就分開到不同單位,這在協調上也出現了一些問題。
  至於為何評上古樹卻不掛牌,該人士表示掛牌需要市園林部門核定,“如果知道(古樹)在哪裡,我們當然會去掛。”“但通報上不是說該批古樹年初已入選第六批古樹名木麽?”該人士則表示,可能有一些掛了牌但後來被摘掉了,“具體問題還需要進一步核實”。
  韓志鵬:砍了多少古樹要說清楚
  與此同時,昨日中午,蘿崗區政府聯合區農水、園林等相關部門約見市政協委員韓志鵬,並向其通報了古樹砍伐事件的相關情況。韓志鵬表示,在約談問詢過程中,蘿崗區農水局向其堅稱,去年申請砍伐樹木時,確實不知道廣州市於2012年年底便公佈了第六批古樹名木的調查數據。而且區園林部門也辯稱,普查人員到水西村去做古樹名木普查時也沒有通知他們,水西村上報材料時他們也不知情,事後相關部門也沒有告知他們普查結果。
  但根據此前通報顯示,起碼在2014年1月1日之後蘿崗區園林局是已經知悉該區域古樹名木普查情況的,為何後來一直沒有進行掛牌保護工作?對此,蘿崗區園林局方面向韓志鵬承認,這方面確實存在監管工作不到位的問題,不過他們也解釋,之所以未能掛牌保護,是因為“村民不同意,想掛掛不了”。不過韓志鵬對於這個理由並不完全認同,他認為,到了林地採伐第二次批前公示時,區園林局還懵然不知,這說明園林部門根本沒有做監管工作,已經屬於失職。與此同時,他還呼籲蘿崗區相關部門應儘快公佈此前被砍伐樹木的詳細數據,“一共砍了多少樹?砍了哪些不該砍的?必須對公眾有個交代”。
  棘手的難題
  保障房規劃要為古樹而調整?
  據統計,目前燕山街現存的樹木至少還有數百棵,其中不乏古樹身影。對於這批古樹將如何處理,蘿崗區園林局向韓志鵬承諾將儘力保護。
  但另一個問題隨之產生。根據《廣州市綠化條例》規定,禁止砍伐、遷移古樹名木,城鄉建設應當採取措施避讓古樹名木。這意味著,目前坐落於古樹區域的整個保障房項目規劃未來很可能面臨調整。對此,廣州市住保辦昨日表示,目前還未確認該區域的古樹分佈情況,是否會改規劃目前還“不好說”。
  但事實上,韓志鵬昨日下午在約見廣州市住保辦時,該辦相關負責人就已經大吐苦水。“從規划到建設,他們說從來沒有接到過該區域有古樹名木的通知。”韓志鵬說,廣州市住保辦此前也向本報證實,根據規劃部門批覆的修建性詳細規劃方案,蘿崗中心城區保障房項目用地範圍內的樹木需全部砍伐,燕山經濟社在開展有關林木砍伐工作過程中,現場未見有掛牌保護的古樹木,市住房保障辦至今也未收到相關職能部門關於該項目用地範圍內存在登記在冊需要保護古樹的書面意見。
  “現在住保辦相當頭大,這個項目值幾十億,如今已經開工了,如果調整規劃,不但浪費納稅人的錢,而且會導致大批回遷戶以及輪候申請入住保障房的市民無法按時入住,後續影響不可估量。”韓志鵬轉述市住保辦相關負責人的說法,“目前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學者的感慨
  國外建築都會為古樹讓道
  中山大學生態恢復與自然保護學教授彭少麟表示,類似蘿崗燕山街如此集聚的古樹群目前在廣州並不多見,具有非常高的生態價值。在國外,類似的古樹群往往受到重點保護,如果遇到建設規劃與古樹相衝突,在最初規劃階段時就會相當謹慎,一般情況下建築都會為古樹讓道。
  此外,彭少麟強調,古樹並不適合遷移。樹木遷移會導致部分根部流失,枝條和樹葉都會大大減少,從生理學角度,樹木的各部分具有關聯性,一旦遷移無疑是“傷筋動骨”,即便再複種,古樹也難以恢復以往長勢。
  何偉傑  (原標題:剩餘古樹是留是砍)
創作者介紹

和室椅

yg92ygld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