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谷趨勢研究中心︱禮服李中客 王昊偉
  2013年是本關鍵字屆政府上臺的第一年,人事佈局集中展開,調整頻繁,有幾點動向值得關註。
  一
  70後官員的裝潢斷層。
  年末人事盤點,一位70後官員不可錯過——時光輝。出生於1970年1月的時光輝(44歲)在此長灘島番人事調整中成為首位“70後”副省級官員。時光輝目前任上海市副市長。
  整體而言,與60後官員的上位時間和提拔速度關鍵字相比,70後明顯遜色不少。
  現任中央委員中有8名60後正部以上官員(3名副國級和5名正部級)。晉升副部級時,年齡最小的是陸昊(35歲),大多數都在40歲左右完成副部級的晉升。在44歲之前,周強、胡春華、孫政才以及陸昊都已晉升至正部級官員。
  目前,“70後”中只有一個44歲才獲晉升為副部級的官員。若這一現象未來五年沒有改變,中共或將面臨一個幹部斷層期。
  這種斷層現象往下延伸,在上海已經有所展現。2013年3月旬,上海市委開展針對全市年輕幹部的調研活動,11個高規格的調研組分赴上海各區縣、企業集團、高校、科研院所、市垂直管理單位,為建立2000多人的處級幹部人才數據庫緊密調研。據《經濟觀察報》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毫不誇張地說,如果在幹部選拔上沒有一些超常規的手段,上海可能陷入幹部斷層的危機。”
  二
  公安廳(局)長任政法委書記驟減。
  在十八大之前的十年間,公安廳(局)長擔任省(市)政法委書記人數處於上升趨勢。對此輿論頗有爭議,並將這一現象稱為被協調的正義。
  2003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發出了《關於進一步加強和改進公安機關的決定》,提出逐步實行由同級黨委常委或政府副職兼任省、市、縣三級公安機關主要領導。由此拉開了公安廳(局)長出任政法委書記的序幕。
  2008年換屆過後,全國有23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的公安廳(局)長已經高配為副省級。其中11名由省級黨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兼任,將近一半。2010年時,兼任數達到了峰值——14。
  這一情況在十八大後的一年中迅速改變。截至2013年12月,這一數據已經驟降到2人。僅湖南、寧夏兩個省份的公安廳(局)長由政法委書記兼任。2013年度31省份共10名省級黨委政法委書記履新,他們此前均無公安系統工作經驗。同時,公安廳(局)長進入省委常委的數量也在下降——只有4人。
  三
  省級政協主席“退常”。
  2013年12月,廣東省政協主席朱明國不再擔任省委副書記並退出省委常委。這是31個省份中最後一個退出省級黨委常委的政協主席。此種現象是近十年來的頭一次。
  對於省級政協主席“退常”,眾說紛紜。有人說,政協退常加強了政協工作的獨立性。有人說政協主席退出常委,意味著政協地位的弱化。還有人說,政協主席退出常委是為了抑制地頭蛇。
  上述種種仍屬於臆測。省級政協主席退出常委不過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此間變化還難言是否構成一種模式。“退常”是周期性調整,還是結構性調整依然有待觀察。
  四
  “三非”現象。
  過去一年,有兩位省長(市長)的升遷值得關註:上海市市長楊雄和四川省省長魏宏。
  兩位官員在履新政府首長之前都屬“三非”,即非省級常委、非中央委員、非中央候補委員。按照人事任免的一般規律,省長人選應是省委常委,多數情況下至少應具有中央候補委員的政治身份。
  兩位政府首長的任命打破了慣例,不過任免背後也同樣尊重了相關組織程序。
  按照中央對省級黨委換屆的安排,年滿58周歲的省委常委在換屆之時不再提名。楊雄出生於1953年11月,魏宏出生於1954年5月。滬川換屆時,兩人均在年齡上過線。故此按照規定,不再提名為常委。同時,中共中央有權直接任免省級黨委成員,故此,在十八大之後,中央又分別任命楊雄、魏宏為副書記,其後又按照法律程序出任市長、省長。因此,這一過程雖然跌宕,但卻是按照程序來進行。
  五
  公安局長“兼任”副部長。
  在分析2013年度政法系統人事佈局時,有一個不能錯過——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傅政華。傅政華為現任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公安局局長,他與浙江省公安廳長劉力偉是僅有的2名以公安廳(局)長身份出任常委的官員。
  不僅如此,他還是目前僅有的一名跨越央地任職的官員。傅政華於8月任公安部副部長,同時也並未卸任北京市委常委、公安局長職務。
  在獲任中央職務後仍擔任地方職務,這在公安系統乃至中共層面都屬於比較罕見的案例。在傅政華之前,擔任央地雙職的就是張德江了。2012年3月,張德江以國務院副總理身份空降重慶,兼任書記。某種意義上可以將這理解為一種高配,通過授以高級別的職務方便傅政華的行動。從各方面的消息彙總來看,傅政華在“打擊網絡謠言”上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六
  粵渝高配。
  胡春華與孫政才作為僅有的兩名60後政治局委員引人關註。在人事變動上,兩人主政的廣東和重慶有所不同。
  在重慶方面,過去一年中進行了11次涉及常委層面的人事調整。除了陪伴六任市委書記的黃奇帆(市長任內陪伴三任)以及軍方常委梁冬春外,其餘薄時代的常委均進行了調整。
  而廣東省涉及常委變動的人事調整隻有一次:原工信部副部長馬興瑞調任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卸任省委常委、副書記職務。
  值得註意的是,在重慶和廣東的人事配備規格上,均超越了一般省份。一般情況下,一個省級黨委常委會配備兩名中央委員級別的官員——黨委書記和政府首長。而廣東和重慶則是三名——黨委書記、政府首長以及黨委副書記。
  重慶方面,這三名中央委員分別是孫政才、黃奇帆以及張國清。而廣東方面則是胡春華、朱小丹以及馬興瑞。巧合的是,張國清和馬興瑞此前都是軍工企業的負責人。這種反常高配中央委員的人事佈局,也能看出中央對於兩位政治新星領導省份的重視。
  七
  大部制之後幹部去向。
  2013年推出了新一輪大部制改革,涉及多個部委,其中一個引人關註之處便是幹部去哪了。用得較多的一種折中的辦法是:雙核領導。若是兩個部門二合一,一人新部門的行政領導,一人擔任黨組書記。
  新聞出版總署和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合併之後,組建了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原廣電總局局長、黨組書記蔡赴朝任新機構的局長,而版署的領導蔣建國出任了新機構的黨組書記。
  在本輪調整後,年屆退休的盛光祖出任了新成立的央企——中國鐵路總公司的總經理。通過新政府組建後的第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鏡頭畫面看,盛光祖與中投公司的負責人併排而坐。這個新成立的機構也應該是繼中投公司之後,又一家正部級的國務院直屬企業。
  八
  央企不是中央委員們的最終歸宿。
  中共十八上共有7位央企一把手當選中共中央委員。他們分別是 (時任)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樓繼偉、中國石油集團董事長蔣潔敏、中國銀行董事長肖鋼、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總經理馬興瑞、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董事長林左鳴、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公司總經理張國清和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公司總經理許達哲。
  一年之後,這7人中僅有一位還留在原來的領導崗位上——林左鳴。
  已經落馬的蔣潔敏在3月份的全國兩會過後,便出任國資委主任;“兵工少帥”張國清赴山城重慶出任副書記一職。馬興瑞則在一年多的時間內經歷了兩次職位調整,先由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總經理轉任為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12月時,出任廣東省委副書記。許達哲則在2013年年底接替馬興瑞成為工信部副部長、國家國防科技工業局局長。
  樓繼偉和肖鋼這兩位金融界大佬亦履新到部委。樓繼偉出任財政部部長,肖鋼而由銀行家變為了監管者——出任證監會主席。
  通過上述人事調整看,擔綱央企掌門人的領導一旦躋身中央委員序列,那麼央企的崗位或將不是他們的仕途歸宿。成為中央委員也許意味著掌門人將在未來五年獲得更多政治歷練。
  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十七屆中央委員中只有一名央企領導(中核集團康日新),而本屆卻有高達七名成為中央委員。
 
(編輯:SN027)
創作者介紹

和室椅

yg92ygld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